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奘传奇

玄奘传奇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隋末唐初,正是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一派繁荣景象。唐太宗李世民英明神伟,日理万机,正是一代明君。没想到由于李世民在隋末战争中,杀伐过重,违背天意,因此无意中竟然被妖孽缠身,几至病入膏肓,幸亏最后在高人指点下,左右亲信拼死保护,终于起死回生。从此,唐王李世民为了挽回昔日杀孽,开始笃信佛教,上行下效,由此中原佛风日盛。
  这一年,唐王决定召集海内得道高僧,举办法会,选出最精通佛法的高僧,将封为"圣僧".一时间佛教各流各派无数高僧争相赶来,聚集长安,辩论佛法。
  这场辩论历时百天,终于推举出第一高僧,而这位高僧法号玄奘,年纪不过弱冠,尤为出奇的是她还是一位尼姑,只不过日常做男僧打扮。唐太宗李世民听手下回报这位海内第一高僧玄奘法师竟是一位少年尼姑,不由得啧啧称奇。于是决定在法会上亲眼见见这位击败无数有道高僧的少年尼姑。本年九月初三日,黄道良辰,开启做七七四十九日水陆大会。太宗及文武百官,国戚皇亲,高僧名士,都来赴会,拈香听讲。
  这一天晴空万里,法会会场人山人海,场中有一高台讲坛,正是主讲僧宣讲的地方。正对讲坛的就是唐王就座的高台。四周都是达官贵人,高僧名士,足足有几千人,这时,唐王已经就座,远远望见那位玄奘法师年纪轻轻,长的眉清目秀。众人拜过唐王,玄奘开讲。刚刚讲了几句《受生度亡经》,坛下突然听人高喊,"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大家正听的入神,突然被人打断,定睛一看,在法坛边有两个游方僧人冲着玄奘喊话。场中顿时一片议论。这场法会由于唐王御架亲临,又有无数朝中显贵前来捧场,会场四周自然禁卫森严,闲杂人等难以靠近。加上场中法坛处更是众目睽睽,谁也不知道那两个游方僧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时,只听几声吆喝,几个护卫军士围了上来,就要将两个游方僧人拿下。
  "且慢,"玄奘法师喝住军士,紧走几步,下了讲坛,双眼直视那两个僧人,只见为首的那个身穿破衲,赤脚光头,相貌长的甚是平常。后面那个一副侍童打扮。那僧人也仔细的看玄奘法师,玄奘法师中等身高,身披藏青色僧衣,外罩一件绣金线大红袈裟,头戴一顶僧帽,容貌端庄秀美,声音文静柔和,竟是一名男装打扮的女修真。玄奘看定那游方僧人,说道:"贫僧自修法以来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还请这位师傅示下。"游方僧人扫了一眼全场,提高声音说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此言一出,场内登时一阵骚动。李世民听的仔细,站起来高声道:"你好大的口气,可敢上台一讲吗?"游方僧微微一笑,"这有何难。"说完携着侍童的手,两个人竟然就那么缓缓浮起,飘到高坛之上。
  此时四方祥云生起,那两个游方僧人现出金身,前面那个面如满月,托了净瓶杨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竟是南海观世音菩萨,侍童身材纤细,低眉垂目,立在菩萨身后,正是木咤尊者。两人脚踏祥云,金光绕体,渐去渐远,转眼已经消失在空中,远远传来一句话:"欲得大乘佛法,前往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取回真经,可以修成正果。今日留下二宝赠与取经人。"满场几千听众,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全部下拜。再抬起头来,只见台上留着两件宝贝,一是九环锡杖,一是锦襕异宝袈裟。这时,场中众人有幸亲眼见到菩萨显圣,俱都兴奋不已,议论纷纷。玄奘走向唐王,俯身拜倒道:"陛下,菩萨显灵,乃大吉之兆。贫僧愿去西天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唐王大喜,上前将玄奘扶起,这时,李世民才有机会细看玄奘,玄奘长的端庄文秀,给人一种纯真圣洁的味道。握着玄奘的双手,只觉得玄奘的手指修长,柔若无骨,白皙的脖颈上平滑无比,没有喉结,李世民心中登时有一种说不出的骚动,他眼睛紧紧盯着玄奘道:"好,难得大师愿为国出力。朕就封你为圣僧,三日后出发往西天取经。愿圣僧马到成功,到西天取回真经,佑我大唐。"深夜,唐宫后殿禅堂中,只有李世民和玄奘法师对坐其中。此刻,玄奘正在给唐王单独讲法。静静的禅堂中只有玄奘柔和优美的声音在回响。李世民表面上端坐在玄奘对面,好象听法听的入神,实际上双目却盯住玄奘秀美的面容不放。


  玄奘白嫩的双颊,隐隐透出健康的天然红晕,比之任何涂脂抹粉更能令人动心;在自然弯曲的眉毛下,点漆般的美眸比任何宝石更清亮炫人;虽然滑腻的光头上看不到一丝头发的影子,但是这不仅无损她的美丽,还强调了她完美无瑕的脑壳轮廓和秀美修长的粉项。虽然看不见裹在肥大僧袍下的身躯,想来也是纤细可人。
  尤其那股端庄圣洁的样子,更是让人想将这不可侵犯的外壳粉碎。想着想着,唐太宗李世民竟然发起呆来。
  "陛下,陛下",接连几声甜美的声音呼唤,李世民才惊醒过来。一边装咳掩饰自己的失态,一边柔声问玄奘:"圣僧讲的太好了。孤有一事不明,听说圣僧自幼就入了佛门,可有此事?"玄奘见问,柔声娓娓道来。原来,玄奘乃其母梦佛而生,虽为女身,却为了应梦,自幼出家,持斋受戒,在金山寺藏经阁中不理外务,苦读佛经,诚心事佛,一读就是十几年,心中竟然一丝凡念也不曾有过,这会还是头一次下山入世。唐太宗点点头,心中想起在会场近看玄奘那惊艳的感觉,当时就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占有这动人的美女。现在不由得庆幸那时用"上西天取经须选良辰吉日,圣僧在此期间可为朕单独讲法"的理由,将玄奘召入宫中。"圣僧如此虔诚令人敬重,西行之事事关重大,法师这几天可以焚香沐浴,以示隆重。""谢陛下。"说完,玄奘低头缓缓退下。李世民这个花丛老手望着玄奘白皙修长的脖颈,心里竟然控制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深夜,李世民坐在禅堂内的蒲团上,等待玄奘的到来。禅堂中充满了淡淡的檀香。明天就是玄奘出发的日子。这几天李世民绞尽脑汁如何得到玄奘。他为人颇为怜香惜玉,不愿意用强,但因为玄奘事佛之心至坚至诚,而且久居佛寺不通外务,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让玄奘心甘情愿献身。眼看玄奘出发在即,李世民也不能改口不让玄奘西去,只好用出下策:用药。昔日隋炀帝杨广荒淫无道,向海外术士征求各种奇巧春药供他玩弄女人。杨广死后,还有少量药物剩在长安,李世民这次迫不得已,便要利用这些药物。现在禅堂中漂浮的檀香便是其中之一,叫做"软玉香",女人闻到,就会全身无力,让人为所欲为,更能挑动春情。李世民更在茶中下了"合欢散",喝了就是贞女也要变成荡妇。而且这两件宝贝只对女人起作用。想到一会就能让美女僧人在自己身子底下娇啼婉转,李世民觉得一股热气从小腹直向上升。此时,门被推开,沐浴后的玄奘缓缓走进,她的玉脸俏秀无伦,既娇柔甜美,又是端庄圣洁。刚刚沐浴过的白嫩双颊,隐隐透出薄薄红晕,比之任何涂脂抹粉更能令人动心。待玄奘就坐,李世民手一伸,道:"圣僧请用茶。明日一早圣僧就要远赴西土,此去路途遥远,也不知几时能归,今晚请圣僧再给朕讲一次经文。"玄奘遵旨坐下,喝了两口茶,开始讲经。讲了一刻钟,玄奘只觉得今天讲经很快就讲得口干舌燥,一会工夫连喝了两杯茶水。禅堂之中密不透风,玄奘感到浑身暖暖的,满室檀香闻起来十分舒服,时间一久,身上竟变的懒洋洋的,连小手指头也不愿意动上一动。玄奘从未觉得念经时如此无力,连声音都懒得发出。
  这屋中怎会如此之热,玄奘抬头看向唐王,只见李世民正专心致志听讲,她犹豫了一下,开窗透气的想法终究没有说出口。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集中精力在经文上,这可是对佛祖的大不敬,自己研读佛经以来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想到这里,玄奘不由得想挺直身子,集中精力。没想到,身子刚刚动了一下,她就觉得两腿之间有一丝痒意。本能的要挠一下,突然想到此刻正在君王面前,不可失态,硬生生忍住不去碰它。可是谁想越不去想它,两腿之间就痒的越厉害。渐渐的不止腿根,就连胸前、臀侧、颈下、耳垂、头顶也开始发痒。这股痒意越来越强,无论玄奘如何静心凝思,即使是十几年的坐禅工夫,竟都不管用。终于,玄奘再也忍不住,她悄悄的挪动双腿使劲蹭了蹭,谁知不但没有止痒,那又麻又痒的感觉反而更加厉害,一发不可收拾。同时,从小腹升起一股异样的热气,瞬间蔓延全身,就象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玄奘觉得脸上热血上涌,烫的厉害,喉头发干,胸部发涨,两颗乳头硬的挺立起来,双腿之间有说不出的空虚之感。玄奘的定力被这又酥又痒又烫的感觉冲的溃不成军,再也支撑不住,就要软倒在地。


  李世民一直在一旁仔细观察,从玄奘喝茶以后,慢慢的脸上开始发红,接着浑身微微颤抖,扭来扭去,一双剪水明眸中好象蒙上了一层雾气,呼吸急促,念的经文早就不连贯了。李世民知道时机成熟,凑到玄奘跟前关切的问到:"圣僧身体可好,看起来不大舒服的样子。"玄奘拼命忍住身体里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垂眼说道:"陛下,贫僧身体不适,请允许我先行告退。"李世民好不容易得到机会,怎么舍得放手,一只手拉住玄奘的手,另一只手扶住玄奘的肩膀,嘴里说道:"让朕看看。"玄奘强撑了半天再也忍受不住,身子一软,倒了下去,李世民手上稍稍用力,便来了一个温香软玉抱满怀。唐王将玄奘紧紧的抱在怀里,只觉得软绵绵的,柔若无骨,鼻子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贴近了看玄奘,她白嫩的脸蛋上一层红晕,平时端庄文静的她此刻明艳不可方物,看到这里李世民的龙茎立刻充血硬了起来,正顶在玄奘的臀缝之中。李世民的双手也不老实起来,一只手从肩上滑到玄奘的腰部,一只手竟趁探进宽大的僧袍中。
  玄奘平生从未和男人这样接近,讲经以外绝少与其它男人说话,平时认识的都是一些断绝了七清六欲,一心拜佛修身的年老高僧。被唐王一抱,顿时心神大乱,加上闻到一股男人的气味,身上的快感越发不可遏制,后来竟然发现有一只手伸进僧衣,摸向自己的躯体,又有一只粗硬滚烫的活物一动一动的顶到双腿之间去了,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觉得受到压迫和摩擦的下腹部嫩肉一起在跳跃,而且双腿间秘密的缝沟里溢出热热的液体,六神无主。李世民趁玄奘失神之机,解开她外面的僧衣,露出她美妙绝伦的身体。玄奘自小遵守清规戒律,心里觉得不妥,刚刚要开口抗议,却被李世民借机侵占了她娇艳的樱唇,她发现自己的嘴被紧紧的咬住,男人独有的粗重的鼻息喷在自己的娇嫩脸蛋上,心中愈发悸动不已。突然,她发现一条柔软之物正要挤近自己的嘴唇,她试图用牙齿挡住,却已经来不及了,唐王的舌头伸了进来,紧紧的和玄奘趐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一起,旁若无人的舔舐着她檀口中每一个角落。玄奘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股快感的热浪席卷全身,和身体内原有的酥痒火烫融在一起,她全身禁不住抖动起来,双腿间分泌出大量汁液,濡湿了整个裆部,她差一点大叫出来,但是嘴被堵住,最后变成"嗯……啊……"的喘息声。
  李世民趁玄奘意乱情迷之机,将玄奘全身僧衣除下,只剩下上身的亵衣还松松的挂着,下身也只剩一条亵裤,双手无力的搭在李世民的肩膀上,整个人斜躺在他的怀里。李世民一只手伸进亵衣,摸上玄奘光滑圆润的双乳,尽情摸捏揉搓;另一只手在玄奘温滑绵软的小腹上摩挲。玄奘的皮肤已经变的异常敏感,被男人的手触摸的地方,虽然麻痒稍减,但是被爱抚的地方传来阵阵热力直达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刺激得阴道中爱液不断涌出,两腿间湿成一片。而她的檀口中,滑嫩的小香舌开始笨拙的,但也是十分激情的回应着男人灵活的舌头。玄奘自幼入了佛门,长年与青灯古佛为伴,几乎是与世隔绝,加上她向佛之心极为虔诚,对男女间的情事可以说一窍不通,就连在梦中也不曾动过春心。面对平生从未经历过的欲潮快感和身体对此的种种反应,理智已经快被淹没,她集中起尚存的一丝清明,挣扎着躲避李世民的一双怪手和嘴唇,却不知她无力的扭动只会让自己敏感的身体受到更充分的刺激,反而给予李世民更大的方便。李世民将嘴从玄奘的嘴唇上挪开,玄奘终于可以出声,呻吟到:"这感觉好奇怪,啊……陛下,不要,不要,啊呦……"李世民用嘴把玄奘上身原本就快掉了的亵衣叼开露出那形状优美的峰峦,只见那雪白的乳峰上嫣红的两点极为诱人,李世民禁不住重重的吻了下去。玄奘觉得一股欲浪从胸口直冲上头部再炸了开来,直把她的三魂七魄炸的飘飘荡荡。突然李世民停在玄奘小腹上的手抓住玄奘的亵裤一撕,玄奘只觉得阴部一凉,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也没了。玄奘觉得一股欲浪从胸口直冲上头部再炸了开来,直把她的三魂七魄炸的飘飘荡荡。突然李世民停在玄奘小腹上的手抓住玄奘的亵裤一撕,玄奘只觉得阴部一凉,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也没了。李世民的手已经伸入玄奘两腿之间覆在她的桃花源上,李世民只觉得触手处滑腻娇嫩,最妙处是抚摩之处皆滑不留手,竟然是一根毛发也没有。李世民心中称奇,凑近了仔细观看,在玄奘光溜溜的大腿根部那阴户就象欲绽未开的一朵鲜花娇艳欲滴,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缓缓翕动,里面不断有淫水渗出,下面早湿了一大片。李世民禁不住用手去轻轻玩弄,挖扣揉压。"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玄奘羞不可抑,然而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让她语不成声。李世民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再也忍耐不住一只手解开腰带,露出早已硬的发痛的阳物,分开玄奘双腿就要进入。


  玄奘美目看到唐王胯下露出的丑陋东西,心中大慌急声叫道:"陛下,不要……"但是此时李世民早已欲火焚身,挺起肉棒对准玄奘的阴穴狠狠插下。